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疫情下的美国生活_自然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21 05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早上照例去查看住在花盆里的小鸟一家,突然发现鸟去巢空,我的心也一下子空了。

大约一个月前,丈夫给家门口的20几个花盆浇水,突然问我,怎么放了一堆草在花盆里?我下意识觉得是不是女儿在捣蛋,凑过去一看,“这是个鸟窝啊”。软软的草铺在花盆里,搭起一个圆形小窝,只在正面留一个小口,看不清其中乾坤。

从那天起,我就放弃了这盆红凤菜,不再浇水,一心期待小鸟光临。我在租的公寓门口一侧用盆种花种菜已经两年多,大盆小盆在两个花架上错落安放,蔚然成了一个小花园,吸引了各种小动物光顾,但鸟还是第一次来,更不用说安家了。

自此后,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一直居家的生活,有了意想不到的期待和喜悦。有时散步归来,能看到衔着草从小花园顶上掠过的鸟妈妈。后来,我们发现了它生下的第一颗小鸟蛋,之后的两天每天多一颗,就在我们期待第四颗时,正在孵蛋的鸟妈妈被我们探寻的目光吓到,从鸟窝里飞出。我们担心它将3颗鸟蛋遗弃,之后两天都不敢再去查看。

资料图:北方嘲鸫。图自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官网

根据鸟蛋照片和鸟妈妈的形象,我查询了本地鸟类协会的网站,确认这个新“邻居”是北方嘲鸫鸟,一种很擅长模仿各种声音的鸟。鸟蛋孵化大约需要两周,鸟从破壳到学会飞也需大约两周。这说明我们跟它们一家的缘分,大约也就一个月。

我和女儿一起画了鸟儿日历,每天数着日子期待着雏鸟出生。这期间我们尽量只在上午去鸟窝瞅一眼,避免再惊吓到鸟妈妈。5月31日是我们计算好的破壳日,这一天鸟窝却安安静静。后面3天都如此,就在我们以为鸟儿可能不会孵化的时候,竟然看到了3只张着大嘴巴、眼睛没有睁开、浑身也没有几根毛的雏鸟!它们只惦记着吃,丝毫不管来看望它们的是谁。

“可爱!太可爱了!”女儿珍爱着她的鸟宝宝,却不敢告诉更多邻居小朋友,怕鸟妈妈受惊离开。很快,雨季来临,连日大雨倾盆,我们庆幸鸟妈妈选了个好地点,有屋檐庇护,又躲在角落,它的孩子们不用遭受风吹雨打,天敌袭击。可是,雨这么大,鸟妈妈怎么飞出去找虫子喂孩子呀?真令人担心。

虽然不确定有没有用,我们还是拿出一盆麦片圈放在了鸟窝附近,又做了一个小鸟房子,期盼着给别的小鸟也遮风挡雨。懂鸟的朋友安慰我们,大雨更有利于鸟妈妈觅食,因为雨水渗入地下,虫子们都爬到地面上,它只需要在草地上捡食就可以了。

每天上午趁鸟妈妈离巢觅食,我们一家都会去看望3只小鸟。它们一天天长出绒绒的羽毛,眼睛慢慢睁开,小小的头部最先长出灰蓝色的羽毛。我们计算着,大约再过两天它们就要开始练习飞了。可没想到,它们很突然地提早离开了,我感到些许失落。丈夫却很开心,开导我,“说明它们都好好地长大了,学会飞了。”女儿也高兴,“说明它们可以自己去找小虫子吃了,以后也会回到我们家生宝宝的。”

在鸟儿光顾的这个月,我们家还养着3只蚕。朋友一鸥从网上买来蚕卵,分给我们一些,看着它们从比芝麻还小的卵,变成比头发丝粗一点的幼虫,然后一次次蜕皮,变得白白胖胖如小孩手指一般粗大。然后终于有一天,躲在角落里,吐出丝线,把自己缚在其中,化作一颗蚕茧。等待它们破茧而出,又成为我们一家三口美妙而紧张的日常。

等待、期盼,给我们一成不变的生活带来涟漪。从美国疫情暴发到现在,3个月过去了,长时间居家隔离很让人疲惫,但这些小生灵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无法言喻的色彩。

很难想象,如果三月不能采桑葚、摘枇杷、染布、做果酱;四月不能收青菜、挖土豆、采野花;五月没有嘲鸫鸟一家和3条幸存的蚕带来的惊喜与期待,我们的居家生活该是多么无趣。